2019/6/9见

【海草舞】嘉世招新

海草舞

隐叶邱,一句话韩张。
嘉世邱非中心。

OOC见谅。

大概是新赛季开始的时间了。也是一个邱非非常不想面对的时间。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时间战队要招人了。

嘉世之前是大战队,可自从败给兴欣之后没能进入挑战赛,人气一落千丈,虽说后来赢得第十赛季挑战赛,但没有人气这个问题,一时半会不好解决。

迷恋嘉世的在叶修被恶性对待事件后仍旧不对嘉世口出不逊就已经足够好,更何况那还大部分是叶修三连冠时期的老粉,更多的喜欢的是叶修,或者苏沐橙,邱非不能要求他们继续喜欢嘉世。
而且嘉世也没有让那么多人狂热的资格。

邱非看着训练室仅有的几个座位,没有苦更谈不上累,却还是觉得心里酸沉酸沉的。
以前叶修是队长的时候带他来过嘉世那栋大楼里的训练室,光芒万丈的感觉吧。叶修也曾经笑着说,好好努力,游戏打好了就让你进来。
只可惜等邱非真的进入了训练室,他已经走很远了。

夏仲天进来的时候邱非在独自练习,暑期里新人都是躁动性子,何况嘉世的队伍说是只让闻理和邱非撑起来一点都不过分,方锋然和白胜先家不在本市,暑期自然要回去。

新人吗,嘉世还没有新人,目前大都是训练营的了,再加上训练营有点天赋的也跑别的战队了,哪里能找到好的有素质的新人?买吧,拼财力抢不过王牌战队,拼人力,邱非在职业赛场除了高英杰乔一帆也没有几个认识的了,至于那些有可能选错了职业的新人,四大战术大师就算退了一个,邱非也不会认为自己有能力拼眼力拼过他们。

墙上的小风扇呼啦呼啦地转着,夏仲天自己不算煽情的人,可看着邱非一次次失败还是觉得莫名心酸,一个少年要怎样才能撑起来一个夕阳下的战队呢?

屏幕上传来失败的字样,倒还是指导赛,说着退役其实他也从未远离。
邱非把录像保存,拿优盘时终于意识到夏仲天的存在。屏幕上一个哭一样的笑发了图片说要去吃饭,邱非才意识到时间早就悄然流逝。
“那下午……”“欸,小邱,都是队长了不能老是这样蹭免费资源啊”
“魏前辈,替我转告叶神谢谢了,另外你这样的语气不像他,还有,如果他下午没空的话不用帮我了,已经很感激叶神了。”
另一端电脑前面点烟的魏琛不禁挠头,本打算接着叶修名义骗下新队长呢。

夏仲天来找自己,多半是为了招新人的事情。邱非告诉自己,还是要做努力的,虽然自己到现在什么也没有做的很优秀。

“我……”邱非还没说完,就听见一个空灵的声音“夏小哥,你说话算不算数啊,说好的帮我引荐小邱队长的!”一位穿着霸图文化衫的女生走了进来。
“骄诩,队长在训练所以让你多等了一会,怪我没记清楚。”
邱非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首先这个女生穿着霸图文化衫,其次她好像和夏仲天认识,那么到底是应该什么态度来对待呢?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骄诩,是来加入嘉世战队的,你们老板是我朋友,恩,没了。”
“你好,我是邱非。很高兴你愿意加入霸图……”???
我刚刚说了什么???邱非看着女生的文化衫莫名其妙就说岔了。
女生一下子笑出来,“新队长,你可真有意思!那么我们直接开始比赛?”
邱非没明白比赛的意思,夏仲天解释说她坚持要和队长比试一场。

女生动作很是麻利,得到邱非的允许后在邱非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插入游戏卡,很是轻松地带起来耳机。
邱非对夏仲天使个眼色,意思是怕输还是想求指导,夏仲天无奈地摆摆手,表示他也不知道。

女生已经登录进去了游戏,并且迅速在游戏中发了消息:【战斗格式和吹落轩辕在1111房间比赛!!!】
邱非登录进游戏的时候就已经看见消息被加红而且转发好多条了。
其中不乏【夜雨声烦:呀新人挑战嘉世新队长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能不叫我呢我要去看看这个新人怎么样看名字应该是很有趣的新人呢嘉世战队的小队长也好久没见过了这次在积分赛就让我看看有没有进步吧哈哈哈哈】
【君莫笑:没想到小邱也开始接新人挑战了啊,展现一下学到的东西吧。】
【索克萨尔:新人……不算新人吧,曾经在第三赛季季后赛作为百花的替补上场过,不过由于那个赛季叶修太突出给盖过了风头。】
【沐雨橙风:是的,当时查了一下好像是因为年龄小问题没有继续打,如今技艺不知是不是会生疏。】
【战斗格式:前辈们,都认识她啊】
【吹落轩辕:嘿嘿嘿我很出名的好不好,嘉世在叶神状态不好时还考虑过我好吗?不过当时学业问题没有留在国内。】
【王不留行:所以也就是说还有可能去别的战队?】
【石不转:恩,她找过我,因为队里近战已经足够而且她觉得霸图真的制度有点恐怖,所以没有留下,不过主因应该是队长吓着她了。】
【大漠孤烟:我只是报了一下霸图作息表。】
……
邱非看着话题越来越远,不过这女生发消息,是想间接告诉自己她不简单吧。
【载入游戏】

“等等,我们来个赌注怎么样?”
“什么赌注?”
“反正我是打算加入嘉世了,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我赢了你就跳海草舞招新。”
“……行,你加入嘉世水平足够并且赢的话,我就跳。”

于是邱非就这样不知不觉签下来卖身契一样的东西了。

战斗过程?
我们暂且跳过,等我有时间补。

于是海草舞这个事情就定下来了。

毕竟还是叶修苏沐橙等大神一起见证的。
嘉世的招新,战队队长跳海草舞这个话题已经在论坛有十万回复了。
新来的女生林骄诩更是利用自己在外留学的积攒的学霸名气迅速开了国外论坛的嘉世战队官方账号,并且成功成为国内第一个在国际注册娱乐公号的战队负责人。

当然林骄诩只是想多一点人看,这样的话或许就有更多关注度。毕竟国内新人不够的话,国外的也可以凑一凑。其实她很早就是嘉世粉了。

邱非已经在夏仲天的协助下看了两天的海草舞了。
然鹅并没有什么用处,毕竟跳舞不只是手指的协调,还需要身体各部分,再加上这个舞蹈还是需要柔韧性的。

但他还是想做好。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虽然没有很高的天赋,但他想向自己喜欢的目标更近一步,包括自己仰望的人,包括自己向往的荣耀。
冠军奖杯这种东西,谁会不想要呢?
所以跳舞赚取眼球招新什么的,只要足够努力又怎么可能做不好呢?
邱非随着音乐抖动身体,“人海啊茫茫啊,随波逐流浮浮沉沉”,邱非向后仰去,整个身体像是真的水草一般飘浮。
“人生啊如梦啊,亲爱的你在哪里”他跳着听着歌词却想起叶修,他固执地在别人面前喊叶神不想被瞧出自己那卑微渺小的崇拜,可当独处时他却喜欢喊叶哥像那个男孩,不,应该算是男人的人一直和他很亲昵。

“我走过最陡的山路,看过壮丽的日出”邱非伸出手臂向两边打开,起初对这种歌的抗拒在听见歌词后缓缓消失。
他也曾在白日之前跑起来找叶修偷偷给他指导,他也曾一坐在电脑前一整天,太阳从东到西高到底直到消失。
他却不曾觉得自己最苦。
因为是喜欢的事,所以从来不言苦。

“站在午夜公路旁,对着夜空说我不服输。”
他在叶修走的那天终于落下泪来,稚嫩的少年以为以后教你打游戏就是永远,他还没有走进那扇关着的训练室的门,邀请他进去的人却已经离开。
他看着叶修走进兴欣网吧想冲上去给他一个感激的拥抱,可他太年少怎知叶修所要的哪里是一个拥抱。
他在网吧外面蹲了很久,在午夜街上看着储物间窗台放下叶修的小风扇,他一路狂奔到马路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大哭。
像是找不到自己的孩子。
他本来就是个孩子。

“压上了性命做赌注,也曾和魔鬼跳过舞”
他也动过不该动的念头。
他想过趁自己在嘉世把一切的一切都公开,给叶修一个解脱和清白。
可叶修不同意。
叶修在挑战赛之前从没有对嘉世有特别态度,最特别的态度就是眷恋和不舍。
他又怎敢破坏他的叶修心中的梦想开始的地方。

……
舞跳完的时候邱非早就泪流满面了。
录像倒也靠谱,侧位使脸部表情不是特别明显,主要突出了舞蹈。

林骄诩看见录像的时候也惊呆了。她没想过一个从来不跳舞的人,会为了目标做到如此完美的地步。

那就是邱非了。
很认真地走在荣耀的路上,虽然艰苦,可是他说
“我喜欢啊”

【雷安】天国王朝 ·上部(星际ABO,强强AA,7)

Jane:

因你未遵守那深沉的誓言


别人便与我相恋


BGM:点我


前情归档:点我


----------------------------------------




Part7 螺旋(上)


 


Othersbecause you did not keep


因你未遵守那深沉的誓言


Thatdeep-sworn vow have been friends of mine


别人便与我相恋


Yetalways


但每每


whenI look death in the face


在我面对死神时


WhenI clamber to the heights of sleep


在我睡至最酣时


Orwhen I grow excited with wine


在我纵酒狂欢时


SuddenlyI meet your face*


总会突然看到你的脸


 


安迷修被带走是在一个冬季晴朗的早晨。路面积雪未消,他缩了缩冻红的脚趾,小跑步跟上前面的四名神官。凛冽的寒风灌进巷口,带来纷扬的雪子。它们略过贫瘠的土地、孤零零长在墙缝的小草,和他裸|露在外的脚踝。


人总会在失去后,怀恋过去拥有的东西。哪怕曾经以抱怨的口吻诉说,也能在回忆的美化下,勾起心底的念想。这大抵是人类的劣根性,亦或者共属于生命体,毕竟求“生”本身,就是种深入骨髓的贪念。


在没有面临生存危机时,这种贪念会被体现在方方面面——例如被科技取代的自然规律。步入星际时代的人们,早已发明出可自动恒温的气候调节系统,居住在城内,整年都能享受到四季如春的体验,而空气中的湿度和氧气供给,永远是最适宜于人体的。于是,生活富足的人们开始渴望曾经带给自己寒冷或炎热感官的季节。


他们改造星球,重新体验那些因科技文明的进化而被摒弃的东西,但这只是富人们闲暇时的消遣,他们并不会真的走出城市,居住到多变的气候环境里。偶尔,只是偶尔,他们会呼朋引伴,坐在飞行器内欣赏自然景观。


 


融雪时的地面湿漉漉的,又阴又冷。安迷修的脚已经麻木,心却活蹦乱跳,在胸腔内鼓噪。他朝手上呵了口热气,贴在脸上揉按冻僵的面部肌肉,然后跑到一位神官的跟前,对他露出自然的笑容:“神官大人,您能告诉我,那位大人为什么要见我吗?”


神官看他一眼,以威严的姿态说道:“我等不敢妄加揣测大人的旨意,你见到他,自然会知晓。”


他开始为刚刚的莽撞失礼感到羞愧,小小声道了句歉,低着脑袋乖乖退回后边。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将告别这个贫穷混乱的地方,心中想的是等下回来,不知南面山坡上还有没有野果可供采摘。冬季万物凋敝,食物匮乏,他没有钱,只能以此果腹。而贫民窟还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孩子。


登上飞行器前,安迷修恋恋不舍地回望了眼。通向贫民窟的巷口前坐着几名流浪汉,此时正佝偻着身躯,对他流露出艳羡的眼神。


 


“走吧。”


 


飞行器内传来神官催促的声音。安迷修收回视线,踩着升降梯蹬蹬蹬往里跑。


 


任何第一次见到布伦达帝都大教堂的人,都会被眼前的壮美景象震撼得久久不语。这座巍峨耸立于圣山之上的帝国行政中枢,完美保留了旧时代人们对神和超自然力的憧憬。它被建造的富丽堂皇、恢弘大气,又在鬼斧神工的雕琢下美轮美奂,每一处细节都透着人力极限的精巧。


安迷修站在阶梯前,抬头仰望这座神权与王权的结晶。初升的朝阳缓缓爬上哥特式建筑尖削的弧顶,金色光辉落下,宛如神明降于人世,泽惠大地,扫尽阴霾。拂晓庄重肃穆的大教堂看上去神圣不可方物。


他幼小的心灵油然而升起一股仪式感,仿佛这就是人间信仰的极致,而他就像趋光的动物,本能地被吸引,从而心生向往。


安迷修跟随神官走过教堂内长长的走廊,穿梭过两旁的十二门徒像,阳光打进彩绘玻璃窗,形成斑斓的光,倒映在地面上。他四下张望,随后将注意力放在穹顶大幅绘制的《创世纪》上。画卷停止在光与影的交界处,在那尽头,立着名气度雍容的男人。他站在圣像前,对安迷修微笑颔首。


神官们止住脚步,低头行礼:“大人。”


 


空气中游动着浮尘,在阳光下被映照得纤毫可见。六岁的安迷修瞬间醒悟,他就是偌大一个帝国的掌权者,传说中布伦达的教宗。


男人虽身居高位,却十分平易近人,他主动走下圣台,牵过孩童的手,对神官们道:“先退下吧。”而后领着安迷修在建筑内周游一圈,停在观景台前问:“喜欢这里吗?”


安迷修垫着脚尖趴在围栏上,眺望山下鳞次栉比的屋舍,兴奋点头。


男人道:“那就留下吧。”


他蓦地回头,呆呆看着男人面容温和地自己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这里的人,我会像对待亲生子嗣般对待你。”


 


安迷修第一次遇见雷狮也是在这里。当时他正跟随神官学习知识——教宗为他安排了入校前的基础培训课程。布伦达政教一体,既然成为精神领袖的后代,就必须在各方面都出类拔萃。


在又一次被体术指导甩出去时,一旁传来道饱含嘲讽的稚嫩声音:“喂,你怎么这么弱?”安迷修从地上爬起,朝声源处望去看去,发现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年岁的小孩。对方衣着考究,脸颊红润,眉宇间神气活现,一看便知是养尊处优长大的。


小孩支着脑袋打量他,话却是对大人说的:“这家伙就是老头找来的养子?”


原本严厉的指导在他面前,表现得毕恭毕敬:“是。”


“我还以为多能耐呢。”他漂亮却也凌厉的眼睛弯起来,变为一个冰冷的弧度。“也不过如此。”


 


安迷修握紧拳头,抿着嘴唇不说话。他一直都有自觉,贫民窟出身的自己在这里有些格格不入,截至目前的表现也委实差强人意,因此总咬牙暗暗努力,他不会轻言放弃,教宗……父亲既然没有放弃他,就要对得起这份期待。


个性里要强的一面让安迷修对如此直白的蔑视感到愤然,他的自尊不会允许自己向这样的人低下头颅,因此只是挺直腰杆,毫不示弱地回视。


对方挑挑眉毛:“还挺凶。喂,我问你,你怎么哄得老头收留了你。”见他不吭声,又道:“跟你说话呢,听不到吗。”


安迷修忍不住回:“我不叫喂,我有名字。”


“哟,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小孩道。


安迷修:“你叫的不是我,为什么要回应你?”


“那你叫什么?”


他一板一眼答:“我叫安迷修。”停顿片刻,问:“你又是谁?”


 


“雷狮。”对方歪了歪脑袋,像发现有趣的玩具。


 


他愣住。是教宗的儿子。


一旁的体术指导向雷狮鞠躬道:“抱歉,少爷,已到您的课程时间。”


后者站起身走来,在和安迷修擦肩而过时,目光一扫,投来居高临下的一瞥。他比安迷修小一岁,个子却高出半个头,体型也要强健不少。他们程度不同,甚至不具备同堂的资格,安迷修匆匆赶往下堂课的地点前,下意识回望了眼,接着脚步便不由停下了。


和自己的程度完全不同,那个叫雷狮的小孩无论实战意识还是临变反应,都远远超过他。


他行的话,我肯定也可以。看到可能性的安迷修握了握拳头,转身坚定地走出了大门。


 


那时的安迷修想要做出改变,他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足够优秀,就能让雷狮认同他——从知晓对方身份的那一刻起,他又被俗世的链条束缚住了。因为教宗曾对他说:“你还有个弟弟,他叫雷狮,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就像普通兄弟那样,在困难时互帮互助,在日后成长为我的左膀右臂。”


他认真地听着,而后重重点头。


但雷狮根本不吃这套,他似乎天生早熟薄情,对安迷修事后展现出的生涩示好,多以嘲弄为乐。一时间安迷修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但就像他在课业上展现出的毫不气馁,这份韧性也被用到了私事上。


他笨拙地,一厢情愿地用行动、用语言对雷狮倾吐自己的心声:他们是家人,日后更会成为比肩携手的同伴,他希望能和平共处,成为彼此尊重的朋友、兄弟。这么做的结果是换来雷狮变本加厉的嘲讽,和流于表面的嗤之以鼻。


 


“我的孩子,这不是你的错。”


教宗温柔地摸着安迷修的头顶抚慰他:“这些时日来,你的进步很大,我由衷地感到骄傲。”


雀跃不已的孩子红着脸颊垂下脑袋,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眼角余光不经意扫过走廊拐角,顿时停住了。此时雷狮正立在那边,冷漠地看着这里。


 


一瞬间,安迷修被触动了。他告别养父,追上雷狮的步伐,在人面前毫无形象气喘吁吁地说:“你不要生气,父亲其实很爱你,他比谁都希望这个家庭不会因我的到来而出现问题。”


雷狮表情怪异,仿佛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片刻后,他一扬下巴,颐指气使地说:“过来。”


他带安迷修去的地方是观景台。彼时已至夜晚,不同于白日里的庄严神圣,夜幕下亮起万家灯火的城市带着股烟火气。雷狮俯瞰脚下,指着那些璀璨的光亮说:“看好了,未来这些都会成为我的,我有什么可不满?不要以己度人,你以为我像你一样?”


夜风带来一丝凛冽的寒凉,他说的话也随之结出了冰渣。


安迷修想了想,说:“现在轮到你跟我走了。”


 


那天夜晚,他们偷偷溜出了城市,来到南郊的山坡。安迷修埋头在黑漆漆的树丛间摸索,忽然眼睛一亮,边自语幸好没摘完,边将捧着东西的手伸到雷狮面前,“吃吧。”


后者皱着眉头,一动不动。


安迷修索性拿起一颗,塞进他的嘴里。“怎么样?”


雷狮嫌恶地吐掉:“好酸。”


“但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东西。”安迷修坐回草坪,双手抱膝,眺望山坡下连绵成片的黑影。那是他曾生活过的贫民窟。“这东西叫树果,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它真正的名字,只是它长在树丛里,就这么叫了。”


“在这里,很多人都会拿它果腹。大家都觉得它好吃,因为除此以外,也没有别的选择。我曾经也是其中一员,和我一样的还有很多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他们没有梦想,也不会去想,因为光是活下去,就已经花掉了所有力气。”


他转过头,郑重其事地看着雷狮:“这就是我们的生活。雷狮,你能改变它吗?”


 


不同于山风的呼啸凌厉,这里的风异常温和,拂过人的颊边,还能嗅到一阵露水的清新。


雷狮沉默片刻,倨傲地道:“你以为我是谁?”


他弯起眼睛,柔软地笑了。“嗯,我相信你,因为你很强。”


 


那风倏地一停,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迢迢星河下,雷狮忽然道:“那么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东西了。”


安迷修眨眨眼,心中理所当然的认为,雷狮是未来布伦达的主人,而自己必将为布伦达效力,以报教宗的恩情。所以便笑着回答:“好啊,我会跟随你。”


 


——TBC——


 


*注:出自Yeats诗作《A Deep-Sworn Vow(深沉的誓言)》。




帝都大教堂原型脑补:点我


上方的bgm是整篇回忆杀的背景音乐,搭配服用效果更佳,强推!!!


最近真的太忙了,等周一再劲爆日更!

蔡居诚中心向【邱蔡/蔡→萧】

蔡居诚是在泥堆里摔倒时看见的萧疏寒。

那时候萧疏寒一袭白衣,踩着云彩飘飘下来,看向蔡居诚的一瞬间定住了眼神。

“如此根骨,在凡间真是少见。”

蔡居诚看着飘飘然的仙人向自己走来,不禁屏住了呼吸,仙人会是来带走自己的吗?

“你根骨上佳,可愿随我修道?”

身上衣服脏兮兮的蔡居诚没想到自己梦想成真了。他自幼体质偏弱,被郎中看着说是玄阴锁脉,只有请仙人疏解才能解除。可小小村庄怎么会有仙人呢?

故而他从小便被乡里孩子欺侮,或是言他色如女子,或是推推嚷嚷把他送给河神娶亲,这也便是他一身泥垢的原因了。

蔡居诚脑海里过着一遍遍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刚想起仙人还在等自己回复。

“我?我可以成为仙人吗?”

“你天资聪颖,根骨上佳,想来心也是清净善良,自是可以修道的。”

“那……你是仙人?”

“我是武当新任的掌门,下山来寻一些新弟子,不知你可愿意当我的弟子?”

蔡居诚有点不相信,自己做了很久的梦就是自己是个仙人,一下子便实现了,却是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你说你是仙人,你……施个仙法给我看看好不好?”

萧疏寒看着眼前狡黠的小豆包,不禁莞尔,随意撩了一下袖子。

“你看看你的衣服”

蔡居诚看向自己刚刚满是泥垢的衣服,一下子变得白净起来。

“仙人!你是仙人!我当你的弟子!”

“我的弟子可要很努力哦”

“师父放心,蔡蔡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叫什么?”

“嘿嘿,师父,蔡蔡没有名字,蔡蔡逝去的父亲姓蔡,母亲便叫我蔡蔡了。”

“那……你母亲现在在哪?”

“……她不要蔡蔡了。”

萧疏寒看着刚刚还很激动的小豆包瞬间难过了,亮晶晶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转。

“诶,你别哭啊,以后跟着为师,不会让你受欺负了。”

“呜呜呜,师父你真好,我说个事情你别生气。”

“你说。”

“师父我刚刚鼻涕弄到你袍子上了。”

“……”

萧疏寒就这样带着他的新弟子继续寻找新弟子。


路上
“师父你叫什么啊?”

“我姓萧,名疏寒。”

“呜呜呜……”

“怎么又哭了?”

“蔡蔡没有名字。”

“那,为师帮你起一个?”

“好(✪▽✪)!狮虎虎最好了(●°u°●)​ 」!”

“……叫居诚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内心居诚待人,会有很光明的前途的。”

“好,居诚见过师父!”

萧疏寒看着才到自己腰间的小豆包正经的样子,冷峻的脸早已崩不住了,随他的新弟子一起笑起来。

大概小时候的蔡居诚性格会是直率的那种吧,Emmm好像长大了也很直率,恨就是恨,爱就是爱,不过那是后来的事情了。

然后这个时候就是萧疏寒刚当上掌门的时间,与萧疏寒同辈的都成了长老啊什么的所以要下山找一找弟子。

然后这时间掌门还是那种面冷心热的感觉,所以就这样设定,欢迎捉虫。

求大家扩一下thanks

跟风,转发就写100+圈名描述或者随意点梗,最好是最近楚留香相关,混魔道龙族全职盗墓,aph都吃。

试文风。

凛冽。

凛冽端的是那腊月刺骨的寒风,吹过了欲放的腊梅遇见了高挂的红灯笼,瞧这一城的烟火人海,找着她遇见过的另一股寒风。

她吹过了萧瑟的十二月遇见了渐有暖意的一月还有那如春风一般的二月,只叹她是一股暖不热的寒风,千家灯火万家风月都撩不起她如冰的水面。

自是凛冽,不语暖风。

林澈

当是盛夏的六月被人称作流火的七月还有那有着很多蚊子的八月一年年过去。树上青绿的叶子变得苍翠还有蝉声隐隐响起。

林深时见鹿却不料误入了精灵的仙境,清澈如许的泉水倒影着少女轻快的身影,泉水似是遇见过少女的,也许是上一世的兔子。

林中清澈的泉水还在,那年那月的夏天早已不知所踪。



初六截止,转发截图给我告诉我点梗或者圈名,寒假绝对搞定全部。

好了 ,小可爱们,顺手帮我扩一下吧。

圈名写段子3

夜末。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显得格外漫长,萧瑟的风在耳边呼啸像是在证实我的虚妄,骄矜也罢狂傲也罢只愿是那欧若拉不负我。卷了又卷的风总是被我带向黎明,黑暗总有尽头,长路或许未尽,可我的心已然见到光明。

顾茕

有兔仙山中,其家遇虎,卒。兔年十七,其形幻化为人,得一书生救之。兔顾其影,书生惑也。书生王权富贵之家,怎知兔之茕之悲耶?

有兔顾茕,隐于世间。

安北城。

北城的风很亮,是很亮,星子经常被风卷着离开了原处,一闪一闪,可不就亮了起来。

安是北城的女孩子。取安之意,在北城等一个不归人。安北城是一阵呼啸而过的风,在经过安的脸颊的那一刻会稍作停留。

安等不到她的归人。

安北城里的星星藏着逝去的灵魂。

圈名写段子系列2

鬼落。

听着是清脆利落的名字,却不知为何隐隐带着黄泉的凉意。
君曾许我十里红妆不料雪月风花你为他人系上红线却独独缺了我。

那年你在云间呢喃,你说你要系上天下红线让玉帝再拆不散有情人,我笑着说万一有人解红线那可怎么办。

你说解了就再系上呗,总会遇见的。

二郎神带着天兵天将终是找到了隐于市井的我们。
你说你忘了我吧。

这样天劫不会降临,人间不会受苦,我们也仅仅暂时分别。

哪里料想我是那剪短红线之人。

奈何桥是我的新家,我日复一日盼着你系上我的红线,彼岸花开了九次,你也没有来。

我说那我忘记吧。

我开始变得苍老变得可怖。

年轻人走过我哭着问我你没有爱吗?

我说我没有。

堕落了。

鬼啊。

我不相信泉下有知,鬼落又能落到何种地步呢?

不过是再不相见。

再不欢好。





圈名写段子系列

零可。

像是林间穿梭的尖耳朵精灵的名字。不死的魔女许下诺言,你会遇见一生所爱,在那神秘的古灵之森。长耳朵的兔子领着误入仙境的少女,精灵少女藏着古树的洞穴里窥视。
相遇的那一眼,她们看见了眼睛里亮晶晶的自己。

魔女许下的诺言没有言明背德的恋爱的禁忌,精灵少女和人类少女在古树下仰望星空。

“哪怕活在泥沟里,也有资格仰望星空”*
我不求神明的饶恕,我只求我们一世安好。精灵少女向魔女许下心愿,代价是守护魔女转世。

人类少女开心地抱起可爱的孩子,向零可介绍森林里的奇遇。

我不是错误。错误的是世界。

零可冲向人类少女,没有任何可以让她们分开。

所以她叫零可。

蔡居诚[算是个人感想吧]

蔡居诚。

楚留香这游戏真的认真设计了,剧情揪心。

蔡师兄开头就出现了,武当师兄师伯告诉我不要接近他。

他不好。

可是,他除了算计一次邱师兄没成功被打败了还有什么吗?

掌门和长老对他态度一下子大转弯,他本来是天之骄子,他本来无限风光。

可邱师兄一来,一切都是邱师兄的了。

他没有偷懒没有放弃仍旧打不过邱师兄。

他好不甘心呐

他想证明自己更强,却不料走了偏路。

然后武当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个蔡居诚想害他们嗯嗯师兄没成功,是一个失败者。

他们质疑他,有事就怀疑是他,他们诋毁他,觉得他无恶不作。

可,他哪里是不好,只不过是不够好罢了。

他不是第一,所以下一任掌门不会是他,他不是第一,所以门派里他被排到老二,哪怕他先来。

我一直在想,如果他被冷淡的时候,有一个弟子对他说,你已经很棒了,你不需要一定是第一啊。

他会不会不去算计邱师兄。

更难过的是,算计邱师兄难道就代表他无恶不作吗?武当丢了东西第一个问他,他怎么能不难受。

以前大家围着他赞美他,现在大家冷落他诋毁他诽谤他看不起他。

他恨武当了。

他和别人一起打算把武当灭门,可掌门一掌便让他知道。

他不可能。

他也曾鲜衣怒马少年郎,他也曾一日看尽长安花。

却因为种种原因虎落平阳,被犬欺。

被击退后又被算计进了青楼。

还永远还不完的债。

他是武当的二师兄啊,被软禁在青楼被逼着接客。

明知是折辱可他又能如何。

他知道自己错了悔了可已经回不去了,武当不接受他,还有哪里能接受他呢?

他要是想,青楼弱女子之地他如何走不了。

可他心已经冷了。

他曾经有师傅,曾经有门派,曾经有朋友。

也只是曾经啊。

武当若是想赎他,怎会赎不起,可偏偏武当没有这样打算。

在那别人倚红偎翠之时,他是否会想起出入江湖的自己。

那时他意气风发,也想过自己将来有可能身手不凡左拥右抱。

可惜一切成了浮影。

他也会有过梦魇吧。

大家把失窃什么的罪名架在他头上,邱师兄那么优秀他却想毁掉。

他也可能日复一日恍恍惚惚,忆起掌门对他说:居诚,你根骨上佳,你可愿随我修道?

如今他在点香阁等着客人传唤,修炼之人不易醉,可他宁愿醉去。

宁愿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宁愿自己还在武当,大师兄二师兄又怎么样呢,起码那时候自己还是有门派的呐。

到现在华山少林暗香,还有武当的弟子,一遍遍来点香阁,或许他们不打算羞辱,可这对蔡师兄来说,如何不算羞辱。

我真的超喜欢这个人物的啊,他从天堂到地狱这种感觉,谁没有过呢?

也曾妄想第一离开我登顶,人本就会嫉妒的吧。

可念在他一步错步步错的份上,我还是喜欢他呐。

他不曾杀害武当弟子。

武当师伯也有人念着他。

这样其实也是还能够接受的结局吧。

只是,我想见那个意气风发的蔡居诚。

那时他剑指天涯,笑饮一壶酒,大喝一声:天下谁人不识余?


有错误欢迎指正。

救命

城色如玉:

求求你们,救救她,帮帮我。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是能帮忙转发一下吗?


这个得了肿瘤的女孩儿是我的同学,住院化疗手术费用一共预计是20万元,我们所在的地区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普遍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更何况她家家庭全靠她父亲一个人打工支撑。


已经走投无路,学校已经尽力捐出了8万多,迫不得已占了tag,如果觉得看着烦心留言,会删。


你可以选择不捐钱,但能不能劳烦转一下,让更多人看到,让这个女孩有活下去的希望。


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愿意去努力。


求你们了。下面是轻松筹地址


http://url.cn/5ffr09x

立flag/占tag致歉

帮帮你

奈何:

事情是这样的。


我和我的亲友水聊


我:作为一个文手我年终一天四更我自我膨胀飞天!


亲友: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五更啊!


我:今晚粉丝破百我就五更!


亲友:默默看着你立flag不说话。


于是,各位,悄悄暗示你们我已经83粉了。


我肝作业肝到十二点回来如果粉丝破百我就更文√


半夜码文,多么透心凉。


顺带我明天又要弧走,一弧两星期,回学校准备期末考试了。


你们抓紧机会。